Setup Menus in Admin Panel

A man search for meaning

內在探索的工具很多,每一種都能對某些人有幫助,但也會完全不適合某一些人;工具就是工具,是協助你達成某個目標的途徑,它們彼此之間並沒有優劣好壞之分。

只有一點最重要:對你而言有沒有用、好不好用?

對我而言,我最慣用、用起來最順手、也最能讓我突破的方式就是Self Inquiry,白話一點講就是「自我對話」。

而就我到目前為止的經驗上,最強而有力的一個Self Inquiry問句就是這個了:

「如果我現在消失在這個世界上,對這個世界會有什麼影響?」

而在初問這個問題的那一刻,我的答案是「不會有什麼影響」。

當然或者有人會傷心難過一陣子,但是嚴格講起來,我一時之間找不到自己在與這個世界交匯的這36年間,有劃下什麼獨特的印記。

我翻譯書、自己寫書出書、開課、開公司、做了國際性的代理……我經歷了很多、做了不少事情,但其中感覺沒有哪一項是如果不是我,換了哪個誰來做,它就不會發生的。

這答案,相當衝擊。

對旁人而言,也許覺得鑽牛角尖,但說實在的,在身心靈+教育培訓圈這麼久,我的領會之一是:

要講道理誰都會,你自己來經歷看看才知道。

比如,有人親人過世,你也許會告訴他節哀,告訴他人生還是要繼續下去,告訴他各種可以釋放情緒的方式,但當你自己經歷同樣的事情時,有人跟你說節哀、人生還是會繼續下去、還是說趕快用什麼方式釋放掉情緒之類的,其實你也知道他們說的沒錯,但在那當下你大概還是會選擇要難過一陣子。

再「身心靈」一點的話,你可以說其實我們都是來自同一個源頭,我們其實彼此是一體,所以你跟你的親人並沒有分離…之類的…

我不知道你怎麼樣,但我姑丈前陣子往生時,我可沒選擇這樣跟我姑姑還有表哥表姊們講。

我不知道你如何,但陪伴我家人14年的毛孩子皮皮離開的時候,與其告訴我這些,我會寧可你閉上嘴,讓我找個安靜的地方哭一場。

很多時候,不強求自己正面積極樂觀,展現出修為很高的樣子、讓自己很「人類」地難過一段時間,往往是最好的方式。

很多時候,我們會在接受一個自己認為是「對」的觀念之後,潛意識裡就不再容許自己有人性的這一面,而這只是帶來更多痛苦而已。

然而,接受自己當下的狀態,往往才是你跳脫泥沼往上爬的第一步。

所以,當我裡面那個「大師」開始說『當你以自己對世界有什麼影響來決定自己的價值時,你就是在外面找快樂、在尋求外在世界的認可,而真正的快樂並不需要往外面找;而且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價值了….blah blah blah』的時候,我遏止他,跟他說:「謝了,不過這現在對我沒太大幫助。」

當下的感受就是當下的感受,沒必要為了「對」或會了證明或者表現出你相信的東西是對的,而勉強假裝自己很OK。

有時候,當你感覺是一攤爛泥時,就讓自己當一陣子爛泥,可能就是最好的方式。

不過當然也不能當爛泥太久。

所以,我開始把問題換個方式問:

「那如果明天就是我生命的最後一天,我會希望自己能留下什麼?如果能做到什麼,會讓我離開不會有遺憾?」

邊走邊想,答案逐漸浮現。

「我會希望自己走之前,至少能影響一個跟我有一樣問題,跟我一樣經歷很多、實現很多但內心裡卻一直感覺不到價值感的人,讓他能感覺到自己存在的價值感。」

「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做……」

唉,Self Inquiry的麻煩就在這裡,有個方向出來,馬上就會有另一個聲音來挑戰你,難怪有的人會直接選擇用外界的人事物來指引。

「我是不知道怎麼做,但如果能做到這件事的話,我確實會感覺即使明天就要離開,我也不會太遺憾。」

「那如果現在就有有這樣的困擾的人在我面前,我會怎麼引導、協助他……?」我繼續問自己。

我的答案是:「我會問他:『如果明天就是你生命的最後一天,你會希望自己能留下什麼?如果能做到什麼,會讓你離開時不會有遺憾?』」

「我會告訴他:即使你目前其實作不到、甚至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也沒關係,你會想要做到什麼?」

而從這個念頭開始,我的旅程進入了下一個階段。

九月 11, 2013

0 responses on "A man search for meaning"

Leave a Message

top
© 2016 零阻力股份有限公司